书卷香满绘清溪

长夜未央……喜欢古风。

【书纪】记余华《兄弟》

文/书卷香满绘清溪

这几天一直看余华《兄弟》真是感觉上半部和下半部笔风完全不同。

之前或许是带着悲伤的基调把剧情延续下去,叙述读起来有些落寞的味道,下半部完全改变,笔风转换为轻快明丽的,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故事的开始,是李光头在刘镇因为一个不雅事件,被刘镇两大才子之一赵诗人抓住,与另一个才子刘作家以及受害者一起将他拉到街上去游街示众,走一圈不够,还要再走一圈才是,边走还要边说,作者在此已经为了后面刘作家不服宋刚批判用红墨水泼他的举动埋下了伏笔,而赵诗人一段短巧的心理描写,为我们刻画出了一个争名好利、小肚鸡肠的酸腐文人来。后面刘作家心想自己几页小说的版面远远比赵诗人几行小诗多得多,更是将他们的形象描写的栩栩如生。

余华的笔像是刀子一样,尖锐犀利,非常老辣。他把每一个人都写得很贴切,为我们塑造了一个小小的镇子每一个人的事情。余华的文字有骨气,是硬朗的,没有太多华丽词藻,但是却有灵魂,有作者的思想在里面,但是不影响剧情每人的思想。

《兄弟》前半部,讲了生父的死,母亲的耻,他人的嘲,还有李兰一生都无法割舍的,深刻的情。当然,最重要的是,李光头和宋刚的兄弟情义。

再到了后来,文化大革命来了,宋凡平(李光头和宋刚的父亲)作为一个中学老师,当起了红旗手,兄弟俩看着父亲气宇轩昂的挥舞着鲜艳的红旗,无比骄傲,晚上父亲带他们去吃面,一碗清水阳春面却吃出了肉味,兄弟俩无比满足的望着父亲,听父亲与那群人高谈阔论,开心的不得了。吃完面后,回家路过厨房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厨子,厨子满脸堆笑的对兄弟俩说,给他们的是肉汤,二人欢欣不已。第二天早上,父亲发给他们一人一个毛主席勋章,二人高高兴兴出门,刚带上的勋章却被少年时期的两大才子抢去,二人不服去找父亲评判,却看到父亲被定为地主成分,带上了纸糊的高帽子,胸前挂上了大木牌,二人准备等李兰回家告诉母亲李兰。李兰一段时间前被送去上海治疗偏头痛,还未回家。过了几天,宋凡平被送到牛棚里关禁闭。再之后,李兰一生中最爱的人,也是宋刚和李光头的父亲走了。事情的起因是宋凡平想去接去治偏头痛的李兰,可被几个红卫兵发现,以为宋凡平要逃跑,拳脚相加,最终命丧黄泉。

李兰知道消息以后几乎昏厥过去,她是不敢相信这些的。李兰知道,没有了宋凡平,家里不会因为少了这样一个政治反动分子而好过。李兰绝望了,埋掉宋凡平以后,她说,等孩子都大了,她就来陪他。

这实在是一出悲金悼玉的人间戏曲,灾难接踵而至,一个一个的不幸无情的敲击着李兰最后残存的信念。

众人皆笑李兰是地主婆,李兰骄傲。李兰骄傲的说,我是地主宋凡平的女人,我是地主婆。

众人皆笑李兰痴狂,李兰哪顾这些,她对宋凡平的爱,不可泯灭,即使宋凡平如今已是一抷黄土,她依旧爱的义无反顾。

我说,李兰是个傻女人。


宋刚和李光头的决裂是因为林红,李光头受陶青照顾,当上厂长,风光无限。

李光头爱上了刘镇最好看的姑娘——林红。李光头用尽计策想要得到林红,可林红对他厌恶至极,李光头让宋刚出马做自己的狗头军师,宋刚按照孙子兵法“欲擒故纵”让李光头求爱,李光头依照宋刚的指示向林红求爱,殊不知林红却对文质彬彬,书生模样的宋刚芳心暗许,几次暗送秋波未果,又约宋刚夜半私会,宋刚为难。他知道林红是李光头的梦中情人,自己岂能抢夺自己兄弟的心上人,于是三番五次退却,最后因为李光头的几句话,他狠心斩断这不该有的情愫。却又恍然明了,原来一切不容错过,于是又去寻找心痛欲裂的林红……


罢了罢了,人世间红尘本无情,空空白走一遭,不过大梦一场。


今天真是疯魔了……


咳咳,今天逛古风吧,瞥见,抱走。

因为有水印,所以不用考虑版权。

向作者致敬。

如有冒犯之处,马上删除。


........默